交投文苑
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交投文苑
【散文】院子与我 文\崔宁宁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16:35:52 来源:[原创] 作者: 浏览次数:105 【字体大小】:

说起院子,你一定会联想到老北京四合院、陕北窑洞,和现如今的高层住宅楼,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时代的飞速发展,院子衍生而来的是人们对家的眷恋和年代的记忆。

1983年出生在晋城县,是典型的八零后,四岁时,晋城最有名气的单位是酒厂、钢厂、纺织厂、蛋厂,一听这些企业的名称大概能猜出它的年代,没错。那时候楼房刚刚开始兴起,大家慢慢开始觉得楼房卫生、方便、冬有暖气,夏天也没有蚊子。由于单位福利分房,1987年,我们举家搬到了爸爸单位的酒厂家属楼。整栋楼都是职工的住宅楼,并且位于当时最繁华的街道——西大街。刚刚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,爷爷闲不住地在前阳台的空地开垦了一小块空地,种种蔬菜、瓜果。阳台的门前还有一颗山楂树,院子里的人们随手就可以吃到酸甜可口又红又大的山楂。每到山楂成熟的时候,我和弟弟便爬上山楂树干摘果子,然后分发给亲朋好友,在我的记忆里我家门前的这颗山楂树结出的果子又大又红,而且是酸中带甜、甜里又酸的那种。

孩童时期的记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,二十年前的酒厂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,从车间拉出来的白酒、红酒依次排队过磅,出厂。热闹的场面再次把我拉回到20年前的酒厂大院,楼房不远处就是爸爸上班的机关办公室,办公楼门前还有两只大狮子卧在门口两边。办公室前面有很大一片水池和假山,还有绿绿葱葱的景观。酒厂门前那片水池,也是一处很好的玩耍之地。童年时期的我们也是不管不顾的玩耍着,从早上到中午、从中午到晚上,夏天对于我们小孩来说是待不住的,吃了晚饭,撇下碗筷,我和小伙伴们会不约而同地跑到酒厂的办公楼前戏耍,把楼前的台阶当成舞台,有人报幕、有人唱跳,有的玩捉迷藏、过家家,大家就这么追着喊着闹着,直到夜晚十一、二点都不愿回去。说到这里还有一桩糗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夏天的午后,酷暑难耐,我和小伙伴们在院子里玩,玩疯了累了也渴了,就跑到爸爸的办公室讨水喝,爸爸在办公室转了一圈没找到水,就给我倒了一杯红红的饮料(后来才知道是果酒),爸爸说只有这个,你就喝这个吧,当时应该是又累又渴,二话没说就喝了一杯。喝完之后,晕晕乎乎的跑回家睡了整整一下午。

上学以后,印象最深的是姥姥家的那条黄花街和她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,黄花街是二十年前晋城县最热闹的街,因为妈妈常带我去的缘故,所以回忆也最为清晰,那时候整条街都是青砖瓦房,楼层不高,一层样式的那种建筑最多,二层的很少。黄华街的小门市部很多,大抵都是些杂货铺子,因为那时候我还小,依稀记得有卖锅、碗、瓢、盆的日杂店,还有卖毛笔、墨水之类的文具店,街上的饮料是用玻璃罐头瓶装的,用食用颜色调好的糖水,只记得瓶子上面的口也是用玻璃盖着的。姥姥的女儿多,也特别爱张罗,每周六和周日,女儿女婿们都会去看她,姥姥也闲不住,早早地她就起来去买菜、和面,包包子、蒸饺子,等姨姨们、孩子们陆陆续续到齐了,快到晌午的时候,她又开始炒菜做饭。我周末的时光大部分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,在这里可以听到七大姑八大姨们饶有兴致地谈论着家长里短,这几天什么菜好吃应景、哪儿的商场花布质量不错等等家长里短的闲话,氛围融洽、热闹至极。

时光飞快,等我参加工作后,渐渐地高层住宅取代了以前的独家院和小楼房,现如今的我也紧随时代发展的脚步,住进了钢筋混泥土的高层住宅楼,上下楼有步梯也有电梯,由于楼层太高,每每上去都懒于爬楼,嘀--,按声电梯进去,几秒钟就到了。可是遇到有一次停电,我也是硬生生的从一楼爬到了19楼。也许是刚住进高层,没有什么感情的缘故,比起以前酒厂那个一层,我还是更喜欢酒厂家的一层小楼,尤其是爷爷在的时候,天气好的时候,沏壶茶,端点甜点,边吃边聊,小鸟飞来飞去,捡拾着掉在地上的甜点渣,他会弄一块地种上自己喜欢的蔬菜水果,还有花草,院子里可以有一池子水,养一堆鸭子,家里小猫翘着尾巴跳到浴池上找水喝,秋天山楂成熟的时候,摘一大筐的红果子分给亲戚朋友。

那才叫院子,才叫生活。 (丹河收费站  崔宁宁)

山西省交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长治路292号(交通投资大厦) 晋ICP备14001180号